• 人民币中间价升破6.4 创逾两年新高 2018-02-20
  • 第五届西安(浐灞)金融高峰论坛召开 2018-02-20
  • 两部委将严查操纵房价等九项行为 2018-02-20
  • 闽籍企业家新春谋创新 新制激发企业创业活力 2018-02-20
  • 万达称自媒体造谣:账面有2000亿现金,没有破坏国家“一带一路” 2018-02-19
  • 境外媒体关注特朗普再会杜特尔特:二人互赞,不提人权(4) 2018-02-19
  • 网络炒汇,咱能参与吗?(理财参谋) 2018-02-19
  • Petrolífera chinesa CNPC registra produ??o recorde de gás natural 2018-02-19
  • 昌都市卡若区城关镇野堆村:敢叫石山变林海 2018-02-18
  • 证监会整肃突击保壳 欲优化A股退市制度 2018-02-18
  • 赛汗塔拉天气,赛汗塔拉天气预报一周,7天查询 2018-02-18
  • 傅庄遗址天气,傅庄遗址天气预报一周,7天查询 2018-02-17
  • 买买买之后面对甜蜜的烦恼 美购物季快递延误 2018-02-17
  • 凯翼X5正式开启预售 预售8-10.5万元 2018-02-17
  • 埃及正成“聚光灯外”偷渡欧洲新跳板 2018-02-17
  • 万龙村的办酒规矩,变了(新春走基层·算算一年农家账)

    杜若原 王云娜

    2018年02月07日08:14  来源:人民网-人民日报
     

      杀年猪、熏腊肉……进入腊月,湖南省新化县田坪镇万龙村里,家家户户忙着办年货。

      “来来来,尝尝这新酿的红薯酒,清甜爽口,好喝得很嘞!”62岁的鄢国仁,热情地把我们迎进屋。

      “去年最大的喜事,是给我婆婆办百岁寿宴。”围着一炉炭火,老鄢的堂客邹习娇同我们扯起闲话,“村里办喜事定了新规,酒席只请一餐饭,不放鞭炮、不搭拱门、不请戏班子。花在场面上的钱几乎没有,负担减轻了好多。”

      老鄢有腿疾,干不得重活。邹习娇在建筑工地打扫卫生,每月收入1000多元,小一半留给上高中的女儿作生活费,剩下的安排全家的日常开销。2017年7月,鄢家被确定为贫困户。

      去年12月3日,鄢国仁母亲满100周岁,两口子想无论如何也要为老人办寿宴。可家底太薄,按以往的惯例办酒,无疑会亏出个“大窟窿”。一筹莫展之时,村里红白事理事会找上门,主动提出来操持。

      寿宴当日,现场没多余装饰,只在屋门口挂一副祝寿对联。村管弦乐队为老人举办了简短的寿庆仪式。村里的女同胞唱起祝寿歌,还踏歌起舞。没有了排场,寿宴的人情味却更浓了。

      “乡亲们挣点辛苦钱不容易,要花在刀刃上,而不是用来搞攀比、争面子……”趁大家在兴头上,道德讲堂开了场。村干部廖苗从这次寿宴说起,动员大家不比排场比文明。

      一桌坐8人,四荤四素,外加俩凉碟,全是家常菜。待客烟,是5元一包的白沙烟。桌上酒,是本地散装米酒。

      “来了32桌客,总共开销两万元,和收到的礼金差不多。”邹习娇给记者算了下细账。一桌酒菜,满打满算220元,32桌就是7040元。客人来“吃酒”,主人要回礼,回礼钱花了1万多元。

      “要是从前,这点钱还不够买鞭炮呢!”老鄢接过话茬。按“老办法”,百岁寿宴至少办两天,光燃放烟花爆竹就要两万元;请戏班子撑场面,一天一场,两天就一万二;酒菜也不能丢面子,桌子摆不下,客人吃不完,一桌少说四五百块钱。“省了足足有4万元。”老鄢竖起4根手指头。

      “不放鞭炮照样热闹,没给儿子媳妇添负担,我心里舒坦!”听着儿子儿媳算账,鄢国仁的母亲说。

      新化是国家扶贫工作重点县,贫困人口省内最多。但一到“办酒”,却总是摆出一副“宁穷一年,不穷一日”的架势,争面子、比阔气的陋习不绝,老百姓“娶不起”“死不起”,叫苦不迭。

      “移风易俗、倡俭治奢,刻不容缓。”新化县文明办主任邹静如说。去年初,新化县从禁燃禁炮破题刹歪风,喜事新办、丧事简办,被写进村规民约,村民操办红白事,有了详细规定。

      “喜事办1天,丧事最多办3天;不放烟花爆竹、不搭充气拱门、菜量适中等新风尚,早已家喻户晓,深入人心。”万龙村党总支书记李基球算了个数,“一年下来,全村省下的鞭炮钱,至少就100万元。”

      “在农村生活,最大的支出就是‘人情’。以前每年都要两三千块钱,如今村里办酒的人少了,我们也轻松多了。”邹习娇感叹道。

      薄暮降临,老鄢执意送送我们。没走多远,他停下指着远处起伏的山头告诉我们,那里不久就要种酥脆枣,村里用扶贫资金给他家也入股了100株。一株产5斤枣,一斤卖40元,这一项一年就有两万元收入。“我家脱贫有盼头了!”

     

    (责编:曾璐、罗帅)
    两学一做网 |